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一部分 军委无线电学校、红军通校时期
2015-05-11 16:39   审核人:

红色电台长征记

 

□ 袁以辉

 

【作者简介】袁以辉,1915年生。19312月加入共青团,同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6月转入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在通信学校司号连任班长,后入通校第9期学习无线电,随军长征,先后在军委无线电营一分队任见习报务员,一军团二师、一军团部电台任报务员。到达陕北后,先后在军委电台二分队、红十五军团七十三师、七十五师及军团电台任报务员,在七十四师电台任队长。抗日战争时期,在军委电台二分队任报务主任、队长。解放战争时期,在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五台任队长。现在江西赣州干休所离职休养。

 

19343月,我们到中央军委通信学校无线电训练班学习,按顺序是第9期。这一期共有8个人,有李贻玉、黄奕棋、叶德胜、曹明衍等。我们都是从部队调来的,工农出身,文化水平低,学习困难很多,特别是学英文。我们利用一切时间顽强地学习。课间读,吃饭时画,课外活动时念,熄灯后在心里默记。那时由于敌人对中央苏区进行经济封锁,物资供应极为困难,一支铅笔写到手指夹不住了还舍不得丢掉,就破开小竹筒把它夹起来再用;一张纸写了这面写那面,写满了就用橡皮擦子擦一擦再写。这样还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就地找些细沙铺在“课桌”上,在沙子上练习写字母。从认英文字母到拼音,从拼音到记单词,从英译中到中译英,一个个难关我们硬是攻下来了。在一次英文考试以后,沈毅力老师深情地对大家说,我虽然是你们的老师,但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学到了红军战士的顽强意志。

对于英文,沈毅力老师在黑板上写English说:“同志们,这个词的词义就是英文,读英格里识,……”我们看到这些不方不正,不圆不扁,曲里拐弯的字母,真希奇。课间大个子李贻玉风趣地说:“好家伙,地雷、手榴弹、刺刀都摆出来了。”大家问哪些是地雷手榴弹?他指着黑板上的q说,这家伙像地雷,指着b说,这家伙像手榴弹,f像刺刀,同学们都捧腹大笑。开始记不住单词,为了帮助记忆,把读音与常见事物联系起来。把message(电报),读“墨水汁”,把if so(如果这样)读成“医务所”,copy(抄写)读成“考你”。something(一些事情),李贻玉记不清,老师提问时,他说“曹明衍”(班上同学名字),气得沈老师大发雷霆。

但是这些难不倒大家,19349月,苏区只剩下很少几块根据地了,形势紧张,但学习仍照常进行。经过几个月的学习,沈老师在考英文较差的李贻玉时,沈老师说:电报。李答:message,沈说:我这里有电报给你,请抄录。李答:Hereare many message to you please copy。沈用英文说:I have an urgentmessage to you please answer at once。李马上回答:我这里有紧急电报给你,请立即回答。沈老师这时笑着说:我平时对你态度有些粗暴,你对我有意见吗?李答:你态度粗暴时我心里不舒服,过后明白你是好意,心情就舒坦了!

19341010,中央红军开始了伟大的长征,通信学校的代号是红星第三大队。行军途中虽然十分疲劳,但每到宿营地,我们都抓紧时间练习收发报。在长征路上,身上一片纸屑也没有,我们就随着蜂声器发出的电码用树枝在地上划,练习抄收。有时就干脆用口模仿蜂声器拍发电码,其他同志练习抄报。有的同志还互相测验英文和学过的功课,沈毅力老师还和我们一同练习通报用语。刘光甫校长和曾三政委见大家学习热情这样高,曾表扬我们说,行军路上办学校,这是我们红军的创举。

193412月间,我们向五岭的最后一座大山老山界进军,正当大家紧张而愉快地学习电台技术的时候,周副主席和朱总司令来到了我们身边。他们见了我们的蜂声器和地上划着的阿拉伯数码,很感兴趣地停步观察。周副主席问清了我们是通信学校学习无线电通信的学生以后,转身对朱总司令说,这些战士利用行军休息时间学习电台技术,真不简单哪!朱总司令和悦地看着我们说:好哇!有这股子劲就好办,什么技术也能攻下来。周副主席接着说,

行军路上办学校,这是件新鲜事,将来革命胜利了,你们要告诉后代,说红军在几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在敌机不断轰炸的间隙学习电台技术,这可是相当宝贵的传统教材啊!临走时,首长鼓励我们要刻苦学习,还说红军要发展壮大,每师每团都要有电台,大家不仅要担负无线电通信工作,还要当老师培养新的技术人员。

选自《通信兵史料回忆选编》(第一辑)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