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一部分 军委无线电学校、红军通校时期
2015-05-11 16:39   审核人:

我在抗战前后的一段通信工作经历

 

 秦华礼

 

【作者简介】 秦华礼,19131月生。193212月参加革命,1933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排长、连长、代指导员、巡视员、干事、电台副台长、台长。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电台队长、中队长、纵队三科长。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冀鲁豫八纵队三科长、通信分校政治委员、华北电专大队长兼政治委员。建国后,历任军委工校大队长、川东邮电管理局副局长、四川邮电管理局副局长、北京邮电学院党委第二书记、南京邮电学院党委书记等职

 

1934年秋天,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通江县有个通信学校(无线电训练班),由电务队长宋侃夫负责,教员姓戴,名字记不清了。我到学校比较晚,是在部队过嘉陵江时,邓国军、刘继明、胡正先等同志比我去得早,我们是同时毕业的。那时学校共有30余人,组成一个排,我是排长。和我在一个排的有杨大奎、李福荣、冯国寿,还有个姓黄的同志。在我去之后,还有一批学员。我们学习的科目有报务、机务、英文和通报用的缩语。

一、四方面军会合以后,两个方面军的通信学校合并在一起,校长是刘光甫,教员有刘寅、沈毅力,兼课的教员有李世俊、王玉恒,岳夏专教英语,政治课教员是刘振堂。我们进校时,原准备学习1年时间,实际上只学习了8个月,到193656月份就毕业了。还有一个高级班,学员有聂鑫、郭龙飞、刘周映、钟明江等同志。

通校上课是很艰苦的。在民房上课不到两个月时间,其余都在野外上课。虽然我们学习的条件很差,可学习的劲头都满大的,例如26个英文字母不到一个礼拜就都背熟了,还学会了拼音。之所以学得快,是因为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目的明确,并且与各个方面的活动结合得很紧密。例如集合报数,晚饭后做游戏,规定用英语onetwothree……;行军休息时,采取两个人编一组,随时都可以相互学习。学习使用的是木头电键,数量也很少,30多人只有6个,在平时是用大拇指去练,行军中也是边走边练。我们用的电池是前方电话队用完了送到后方的,已经没有电了,就把锌皮捅上几个洞,放在竹筒里用盐水泡起来,还可以用很长时间,我们叫它“麻子牌”电池。铅笔、纸张很少,一个月只发一支铅笔,沈毅力教员专门给我们讲怎样削铅笔,规定只准削掉木头,不准把铅削掉,抄报时要转着用;纸每人只发一小块,到考试时才准用,平时练习抄报用的是打土豪时从地主家抄来的古书,和打仗时缴获的文件。缴获的收音机拆掉后交给学员自己保管,像电容、电阻、变压器等。我们把这些零件看成宝贝一样,保管得很好。机务课主要是刘光甫讲,讲他个人的经验,不讲理论,讲理论我们也听不懂。他的经验很丰富,机器什么毛病,会出什么现象,讲得很清楚。他讲,我们就听,也不会记笔记,因为我们的文化程度都很低。为什么我们能进通校呢?主要是我们的出身好,是党、团员,政治上可靠。我们入校时审查得很严格。比方我吧,先经师政治部审查,又经过31军政治部审查,最后才到通校。

刘光甫讲的那些经验,后来我们在工作中确实都用上了。我们还学习装机器,学的是哈特莱发报机和三灯收报机,发报机用两个31管,收报机用330管,都是RCA公司生产的。

学习方法是把地上的土铲平弄光,用棍子在上面画个图,然后在上面摆好零件。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布线,知道每一根线怎样连接。进一步就是在木板上摆,把线绕上就可以了,也不必焊接,摆好了由教员检查,接好线用电表量一量,那时只有1150V电压表,通了就行。第一个人装好拆掉,下一个再装。就这样,我们都学会了装收发报机。我们学习收发报是很紧张的,只要有一点儿时间,即使是行军休息一个小时也要上课。还要学习文化,规定每人每天识两个汉字。行军时,每个人的背包上挂个小木牌,上面写上两个汉字,前边的人走,后边的人就学。就这样,我们毕业时的成绩还是不错的,我发报1分钟可以发到140个电码。我在学校一共学习了8个月,由于前方要人,我们就提前毕业了。我分到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电台工作。四军军长是陈再道,政委是王宏坤。

选自《通信兵史料回忆选编》(第二)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