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二部分 军委通信学校、电信工程专科学校时期
2015-05-11 16:20   审核人:

我在通校的学习经历

 

   刘克东

 

  【作者简介】刘克东,陕西延川县人,1918年生。1934年参加红军,1936年入党。1935年在陕北无线电训练班学习,毕业后在三局任报务员。西安事变前,组织上派他到17路军建立秘密电台。抗日战争后回到延安,历任军委三局纠察台长、股长、集中台领班、联司三科科长、西北野战军通信科科长、西北军区通信处处长兼西北邮电管理局局长、通信工程学院副院长、军事电信工程学院副院长等职。现离休。

 

吴泽光同志参加红军后,电台就架在延川县永坪镇内的一个坡上的窑洞里,当时叫疙瘩上。我家离永坪镇只有20里,刘志丹同志考虑到今后红军要建立无线电通信,必须首先培养技术人员,于是通知各县抽调有文化、政治上可靠的青年到训练班学习无线电技术,由吴泽光同志负责培训。学员条件是:年龄在17岁以上,23岁以下,具有初等的文化程度。由于当时陕北文化落后,只有绥德、榆林有中学,延长只有高小,所以学员的文化条件不能太高,只要求有小学程度,能够识些字,能接受训练就行了。还有一个条件,最好是党团员。我当时16岁,是团员。上级规定从延川县选调一名,我愿意参加,其他条件也具备,经上级批准,我就到了训练班,从此就走上无线电通信的岗位。我参加这一工作,还有个客观原因,当时红军有个干部学校,校长叫吴岱锋。吴家很早就和我们家有来往,关系密切。他们家很多人早年参加革命,白匪经常抓他们。他家的人为了逃避敌人的搜捕,经常住在我们家里,因此,从小我也就受到革命的影响。吴岱锋当时当校长,经常叫我到他那里去玩。他问我,“你愿不愿意听广报?”(当时不懂技术,把广播叫广报。)我说:“什么叫广报?”吴说:“你去听听就知道了。”我到电台上,有两付耳机,很多人都抢着听。国民党中央社讲一段新闻,接着唱一会儿戏,我当时年龄小,对新闻听不太懂,对唱戏很感兴趣。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听“无线电”,去听“广报”。所以训练班一招生,我就报名参加了。

我和薛希仁是同一天去的。我们到了以后,其他县已经选送了4人,早已开始学习(即第1期),他们是景生智、张振文、汪精锐、李洁逵。当时学校没有正式名字,叫训练班。我和薛希仁同一天去的,不久又来了马鹤鸣。第1期没有什么训练计划,吴泽光教几个电码,教几个英文字。我们3个去的晚,就叫第2期。吴泽光是广东人,比较进步,他穿一身麻呢中山装,有一条红色线毯,一条白被单,我们几个学生和他睡在一个炕上,他没有一点架子。1935年9月中旬,鄂豫皖红军徐海东带领的红25军也有个无线电训练班,有9个学员,他们学的也不多,于是他们9人和我们3人合成第2期。他们9个人是肖永昌、徐思铎、潘和宴、顾光泽、杨发科(杨杰)、彭绍坤、廖少权(廖辉)、陈生贵、宋永华。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到了吴起镇,歼灭东北军的牛元锋师,缴获了一部电台,一些报务员参加了红军,不久派到训练班当教员,他们是计加贵、常如松、贾鹤龄、申光等。

1935年12月底,中央红军到了瓦窑堡,军委三局的王诤、曾三同志都来了。陕北红军与中央红军合并以后,正式宣布成立军委三局无线电通信学校,最早的4人为第1期,一直排下去。我在第2期。我学得快,4个月就学完了半年课程,中文每分钟抄到135个字,英文也130多个字。电学讲电波、电容、天线等,都是在黑板上画的,也好学,因此经过王诤考试,我算第1期毕业。中央红军到达后改称通校,校长吴泽光,政委曾三。1935年底我毕业后,留在学校,组织上让我当支部书记兼政治教员,这主要是培养我。为什么把我留下来?因为我能听懂南方话,南方人也能听懂我的话。当时讲政治课没有课本,曾三先向我讲讲,我再照他讲的去给学员上课。支部工作也不复杂,我记得用巴掌大的一张纸上,就能写下支部工作任务,有五六条。我记得第1条是发展党员,第2条是过好组织生活,第3条是巩固部队。

  通校校址开始在延川县永坪镇一个高坡上的窑洞里,当地人叫疙瘩上。后来25军从陕南到陕北,学校迁到离永坪镇5里的李家沟;1935年12月又迁到了瓦窑堡,在城里中心区靠街的三四个窑洞里;不久又搬到城外水沟坪,一排12个砖窑,在这个地方与中央红军会合。不久学校又搬到韭沟台,第5期后我就离开了学校。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