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三部分 晋察冀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时期
2015-05-11 15:50   审核人:

抗日战争时期在晋察冀

军区从事通信技术工作的回忆

□  王士光

 

   【作者简介】王士光,原名王光杰,1915年生,天津市人。1936年在清华大学学习时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同年加入共产党。曾在天津地下电台工作,后到解放区,历任冀察热辽挺进军无线电中队机务主任、晋察冀军区无线电大队教育股长、晋冀鲁豫军区三处副处长、华北军区通信处副处长。建国后历任电信工业局局长、十局局长、第四机械工业部总工程师。

我参加革命后一开始是在北京做学运工作,1938年8月调到天津组建电台,与挺进军司令部的电台通报。1939年底调到冀察热辽区党委,1940年春调到挺进军司令部无线电中队任机务主任,当时中队长是龚兴贵,副中队长是陈云东,指导员是金鑫。冀察热辽下面有几个军分区:冀东、平北、平西。冀察热辽地处北京、天津周围,对华北日伪威胁较大,敌人几次进行大“扫荡”,实行“三光”政策,斗争很残酷。我军的几次反“扫荡”虽然都取得胜利,但为了加强领导,在1942年初中央决定冀察热辽挺进军和晋察冀军区合并。

无线电台的情况:除了挺进军司令部和这几个军分区有电台,每个团也有电台,区党委后来也建立了一个电台。当时直属队的电台队长有黄启发,报务主任后来是董林(广播总局的副局长)。还有一个台长是池龙(他原是空军通信部长)。冀东的台长是曾绍光。

机务方面的情况:我是机务主任。下有几个机务员:前任机务主任张宾、机务员金鑫、赵好学(在冀东牺牲了)、郭超凡(武空副参谋长)、吕进(天津市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刘坚(水电部电力研究院院长)。那时候,我们的任务除了保管修理通信器材、组织机务员和报务训练班的业务学习外也装机器,但装的数量很少。以前部队用的都是国民党军政部造的两个71A管作哈特莱振荡的发射机,比较落后,频率稳定度和再定度很差。同志们以为天津台比较好,希望能改进一下司令部的电台,恰好我们买到了几只6L6型电子管,我们就按天津台的线路装成一部电子交连式的发报机,在军区的电台上使用。1940年梁骥同志(梁士俊)接替龚兴贵任中队长(梁骥曾在航天部任副部长)。梁骥是带着海风阁、滕代远交给他的任务去的,想找合适的机务员到太行去,曾确定调我去。这时候有两个英国教授,一个是燕京大学经济系教授林迈可,一个是物理系主任班威廉。他俩有一部收音机,收听美国一个电台广播,知道太平洋战争爆发。他们就赶快收拾行李,开着一辆汽车,到了平西根据地,以后又转到了晋察冀军区,见到了聂司令员。聂司令员很关心科学技术的发展,在战争困难年代,晋察冀军区就把搞自然科学、军工、民用工业、通信的工程技术人员组织起来成立了自然科学协会。聂司令员发现两个教授懂无线电,就请他们办高级机务班。他征得18集团军总部的同意,把我留在晋察冀担任无线电大队的教育股长,主持高级训练班工作,我就这样到了晋察冀。当时晋察冀军区无线电大队的大队长是钟夫翔,副大队长是旷泉吉。教育股的任务一个是主持高级机务班的工作;一个是报务训练班的教务工作。这是1941年至1943年的情况。

高级机务班的学员半数是原晋察冀军区无线电大队机务研究组的,他们中有林爽(原航天部副部长)、韩克树(原军事电信工程学院副院长)等七八个人。另有前方总部三科的我和吴本毅(原四机部质量司司长)、韩黎(空军通信部处长)等5人,平西和其他军区抽调的学员有金鑫、刘坚、郭超凡、史铁夫(航天部西安中技校校长)、常家明(山西某军分区副司令员)。课程相当于大学,有大学物理、无线电工程学(也是大学课程),结合实际,学制1年半到2年。班威廉是物理系主任,讲课很好。课讲得深些,讲了不少电磁学理论,讲后,林爽同志作辅导。林迈可讲无线电工程学,由我作辅导,每周各12小时。下午除进行辅导外,还有无线电工程的实习,主要是设计机器、装机器的实习。那时就感觉到用两个71A的哈特莱发射机,性能太差了,由林迈可帮助设计了主振放大器,也是普通电路,用1个71A推1个71A效果并不是很好的,以后并没有生产,如果说有点儿改进的地方,就是天线的耦合线路。短波有这么一个特点,天线在45米左右是个高阻抗,在90米左右至100米这一段是低阻抗。高阻抗、低阻抗的天线线路可以串联或并联解决,但是,中间其他频率常常调不起来。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搞了个天线线路,使整个频段都能调到比较大的功率。但当时感到整个发射机功率小,效果并不很好,没有采用。后期就改成电子交连,因为电子交连频率比较稳定,再定度比较好。电子交连的缺点就是在调到二次谐波、三次谐波时效率较低,我们做了个改进,加上一个中和电路,把极间电容的影响去掉,这样可调到基本波,效率明显提高。以后,晋冀鲁豫和华北军区做的都是带有中和电路的交连式发射机。林迈可改装机器的思路是必须提高频率稳定和再定度,这个目标是达到了,但是,限于71A做强放所需激励功率很大,全效率很低,功率输出减小,所以未被采用。当时晋察冀社会部需要10来部小功率的电台,是用1只31型电子管推1只33型放大管,33型管所需激励功率较小,我们就采用了主振放大电路。

教育股副股长韩克树同志分工负责报务训练队(电专的前身)的教务工作,兼任教务主任,我分工抓高级机务班,韩克树也参加了高级班学习。高级班是解放区办的一个大学性质的学校,它培养出来的人员很起作用,在国防和国民经济各部门担负着领导职务,这说明聂司令员是多么有远见。

1943年5月我离开晋察冀军区到了太行山。

选自《通信兵史料回忆选编》(抗日战争时代第一辑)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