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三部分 晋察冀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时期
2015-05-11 15:50   审核人:

游击队员读大学课程

 

□ 班威廉

 

  【作者简介】班威廉(WilliamBand)出身于英国平民家庭,大学毕业后,开始在英国大学任教,后受聘于燕京大学,任物理系主任达16年之久,是低温物理学家。1941年英美对日宣战,班在地下党组织协助下逃出北平,准备转道解放区回国,被聂荣臻同志挽留在无线电研究班任教,1942年回英国。以后到美国任教,加入美国籍。

 

自从平西以来,整整4个礼拜,这4个礼拜的经过实在太使我们留念了。所走路程,从12月8日到黑龙江(北平西)下汽车起,大约360里,但从直线测量,不过150里。

……

上文说起我们隆重的行程,在走进聂将军的餐室里时,才达到了最高峰。的确,我们连连擦了几下眼睛,疑惑我们眼睛发花,看错了吧?因为在一张大菜桌上,雪白的台布上面,安设着16个座位,完全是西式大菜格局,一件刀叉都不缺。有许多花样的冷盘,尤其一大盘色拉,是用火腿、鸭丁、蛋块、番茄等做成的,使我们垂涎欲滴,真是久违了。再有牛奶、牛油、面包、土豆,加上白糖的上好咖啡,各色的鱼有煎的有煮的,还有苹果、梨、桔子,还有好大好富丽的冰冻大蛋糕。

我们是在做梦么?这里真是游击队兵营么?这种种使我们回想到过去在北京时快乐的野餐会中的光景。而眼前的这许多长官也很像当时我们学校里的许多同事,绝对不是日本人口中所称的一群“土匪”。聂将军给我们的印象,也是近乎大学校长那种优雅的风度,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一位游击队战术战略家的模样。

讨论我们将来的计划时,聂将军对我们说,眼下若是到内地去,路上似乎太危险。现在日本军队正沿大同到太原一线上活动,我们假使要走,非设法经过这条路不可。我们表示,既然完全依靠八路军,我们早已决定,只要有工作可做,由他们代为分配好了。聂将军说,假使我们能等待几个礼拜的功夫,等他们准备完毕,就有一个无线电训练班,值得我们参加。

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安居在总司令部所属的附近一个村庄里。有一个完整的部队,原来也是总司令部属下的一个机构,现在就给我们作“战时之家”。这里有4间房可以住人,其中一个住着总司令的代表刘君,另外一个住着厨子和他的下手,还有报务员。刘君是1936年燕大的毕业生,在这里担任招待西宾的责任。

院子里铺着石板,房子是砖砌成的,平屋顶有面板覆盖。我们的房间有一套轻便的家具,椅子、桌子、床铺,还有写字台。木床上有帆布垫子可以衬上许多稻草,很温暖。四面墙壁都涂上石灰,挂起许多放大的照片,都是关于游击队活动的情况。厨房里的用具也很齐全,大师傅手段也很高明,能够看了材料,做出中式或西式菜来。平时菜肴,比起筵席,虽然说不上新奇,总比想象的要完美些。在战争时期,这里真算是“家庭以外又一家庭”。

一个礼拜之后,刘君来到,同住在一院,他陪来许多西宾,两个法国人,一个葡萄牙人,一个奥籍犹太人,都是从平津两地退出来的。在春季之中,各人逗留的时间不等,我们便把这里称作“国际和平饭店”。夏季又来了一个美籍银行家和一个德国女人,他们都住了几个礼拜之后,再向重庆走去,只有我们俩个和林迈可夫妇住得长久。那个奥籍犹太人是医师,亦住下来和柯尼士博士合作,成为军医官。

我们到此1个月后,无线电教师训练班开课。学员之中,有10个是北平、天津、济南各大学读过书的,其余大部分在1937年中学毕业,因战事发生而没有升学的。这些都是年轻的无线电工程工作者,此外还有大约60多个青年,并没有正式学校学籍,但是已经在无线电台工作过相当时间,曾经由大学生们教过一点儿基本知识。

大学生经过4年实际战事工作之后,都急欲温习一下旧课,然后再进修较高深课程。因此皮尔被派定教授高等物理学和微积分。对于程度较高的人,再加授高等微积分、理论电磁学等课程。

整个无线电训练班是住在离开我们住所南边大约1里路的一个村庄上,所有学员,连同他们的厨师职员们生活的情况就同军队里一个单位一样。房子是被人烧过的,经过他们自己动手修筑起来的。教室的屋顶用木板搭成,涂上一层泥土,遇到下雨,至少有20处在漏水。没有课桌,学员们就坐在木板或树根上,面前做几个土桩,搭上一块木板就好写字。墙上有几个洞,算是窗子。

没有图书,他们每人只有自己背着的被服、牙刷、饭碗,一套替换的制服和一双布鞋。另外有一只骡子,负责背负全部校具——一只油印机,一些白纸,锅子铲刀等等。他们用的纸是从日本人那里缴获来的新闻纸。所有粉笔、铅笔、墨水、钢笔等等都是战争中的胜利品。

因为这个训练班,上级特地传令到北京去买一套用品。不到两个月,运到“国际和平饭店”,我们打开来看,个个高兴非常。有无线电收音机,物理和数学的教本,大约有十多册,这就是我们的图书馆。

学员们热心攻读新课程,使我非常感动,除了总司令部的中央电台几个头等学员之外,还有几个,也是非常优秀的学员,是从山西东南部通过了危险的铁路线而来的,更有几个是从北平游击分区里调来的,其中有一个,在1937年入山工作,他的成绩和勇敢已有几次特别的表现,并且精心研究,异常勤勉,此次特地抽调来给他一个进修的机会。

除了课程之外,我们有许多非正式接触的机会,谈话,讨论,或是同到附近各处散步。他们为了练习英语,也向我们叙述各自经过的情形。在这里摘记一段关于这些青年们不凡的故事,应当是很适当的。

不过这3个典型例子,使我们感到奇异的,还不在于这些青年在这样艰苦之中,为何有专心钻研高等学识的热诚,而是在于八路军当局,怎么肯在百忙之中,从前线把这些急需有用的人才,调回来给他们进修的机会。譬如说,他们所学的高等微积分,对于目前游击战事有什么用处呢?

游击队员的工作预习计划

聂将军向我们解释这个问题,却十分简单。八路军并不单纯是一个战斗部队,还是一个教育单位,目的在于领导人民走上文化建设的大道。所以在整个部队里,有个重要的政策,就是要求每个同志利用每一段时间来学习各种建设技能。领导军队的首长们也充分明了,这许多青年放弃了学业来做抗日工作是一种极大的牺牲,因此,要随时计划给他们进修的机会,不使他们荒废了学业。

中国在战后的建设中,一定需要无数工程人才来共同努力,非但普通工程师们,尤其是这些爱国的工程师,他们对于自己的职务,一定比普通工程师更能尽责。他们在大战之中,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忠诚,无疑是全国人才的精华。假使因为只顾目前战斗任务而毁弃了他们在将来建设事业中的前途,就是领导者的耻辱。所以我们目前的训练计划也就是工程师预习教程。

教育这些青年人是极愉快的事情,他们虽然对于数学这些功课已经三四年不接触了,但不到三四个星期已温熟了过去的课程,开始学习新课。进步的速度,可以与任何第一流大学成绩相比而毫无逊色。

在这一段时间内,也有过几次日军进攻的警报,详细情形后面再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好,如果有情况,立刻可以移动。但是在这1年之中,我们确实做了许多烦难高深的功课。虽然除了无线电台之外,更无其他仪器,我们照样读完了全部高等物理学,这种读书方法,或者在一般正统的教授们要认为是怪事的。他们确实学会了大学微积分。我们经常举行考试,周考、月考、期中小考等,所有成绩,完全达到最高级大学的水准。

这种种成就,假使和我们的环境相比较,似乎是十分不和谐的。一边是刻苦学习的莘莘学子,一边是猪和鸡,驴儿和石磨,还有一个老太婆,她常坐在教室的门槛上用双手把麻搓成绳子。

在燕京大学的时候,我们常说起,我们距离真正的中国是多么遥远!这许多近代科学知识对于一般贫苦农民到底有什么用处呢?今天所教诲的这般享受惯的大学生,将来如何能和环境相配合?今天这些游击队的青年们,却毫无这些顾虑,他们已经和劳苦大众的生活打成一片,他们完全明了中国所必需的是高度和更高度的科学工作,配合着普遍深入的大众教育工作,才能使4亿广大人民走上富强的大道。

你假使和最贫苦的农民同住上几年的功夫,吃过同样的粮食,睡在同一茅舍中,你就会晓得,上面所提出的如何使中国学生和他将来工作环境相配合这个问题,完全是无知识的。我们实在的责任,只在使他们有丰富的知识,在革命事业中发挥决定的作用,这就是游击队青年在那深山中攻读科学的目的。

注:此文摘自《新西行漫记》第六章,原名TwoyearswiththeChineseCommnists。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