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四部分 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时期
2015-05-11 15:30   审核人:

华北军区电专技术教育琐记

 

庄明夫

 

  【作者简介】庄明夫,台湾人。1941年赴日本求学,1944年在日本毕业后考入北平华北高等工业学校。1945年春参加革命。曾任华北电专编译干事、教员。解放后,任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图书馆干事、编辑、副馆长。

 

我出生在台湾,从小在那里长大,在充满幻想的小学生活结束后,接着尝到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苦难生活。经过一番周折,我告别了美丽的宝岛,1941年到日本求学,在叔父的照顾下进行学习。叔父是一位民族感很强的人,早年受到过共产主义的影响。在我中学毕业时,本可考入日本的大学,但他极力主张我回祖国。在叔父的影响下,1944年我回到北平,报考北平高等工业学校,因为我的中文水平不好,本想试试看,没想竟被录取了,这是我人生道路的转折点。

在北平,我目睹了中国人在日寇铁蹄下的苦难生活,也看到人民的反抗,特别感到惊奇的是许多台湾同胞,不顾个人安危与日寇斗争。其中有苏子衡(全国政协常委、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主席)、林朝启(著名地质学者、台湾师大教授)。

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和几位台胞1945年9月离开北平,到了我军刚刚解放的大城市——张家口,这里是晋察冀军区领导机关的所在地,从此我走上革命的道路。

军区设有无线电训练队,是我校前身的一部分。我被分到电训队工作,从那天起,我一直没有离开过学院,工作了40多年。学校后来改名为华北电专。下面就战争年代学校的一些技术教育情况谈点感想。

一、华北电专的教师队伍

在战争年代,学校不可能有大批专家教授在学校任教,但是也有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同志在学校做教学工作。当时学校教育长林爽同志说,我党有两次大量吸收知识分子:一次是1938年,一次是1945年,电专正好反映了这个历史事实。当时学校有许多抗战开始就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如韩克树是北京大学的学生,林爽是山东齐鲁大学的学生,张乃召、潘家晋、湛亚选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学生,王丽媞是北平的学生等。再有一批是抗战胜利后参加革命的同志,如郑还、虞征、黄振翼是中央大学毕业的学生,虞征还在中大任助教,1946年重庆谈判时,他们向往革命,便随中央代表团到了解放区,在华北联合大学学习一段,分配到电专任教。学校还有北大的学生林天一,还有随刘善本驾机起义的机上通信人员,如崔凯、何廷辉,他们是空军航校毕业,英文、气象、无线电通讯方面都比较精通。除此以外,还有大量老通信技术干部,如周石夫、柳仁甫、汤翰章等,他们都长期在解放区从事通信教育工作,在无线电通信报务、机务方面,不但有理论知识,而且实践经验丰富。这些同志都很好地完成了教学任务。

二、电专的实验设备

华北电专从前身电训队开始,就注意收集无线电设备。1945年第一次解放张家口时,曾缴获一批日军器材。当时在张家口南菜园三科的器材库中,有大量日本军用通信机和广播设备,还有大量民用收音机。在宁远堡有敌人留下的10kW的短波发射台,除主机外,还有不少中小型发射机、电机等。从张家口撤退时,不能运走的就地炸毁,其余的都带到了学校,所以电专器材当时不少,能满足学生实习的需要。 当时主要的设备有:

1.供照明用的柴油发电机,开始是4马力,后来换成10马力,发电不仅供照明,还供学生实习用电源。

2.电子管有6L6、6V6以及直流接收机使用的管子,从1947年后又有IT4等花生管。30MC是日军作气象探测的气球上所用的气象仪,我们拿来作直流接收机管使用,性能很好,一管顶两管用。还有少量大功率管,如807等,曾经用它做发射机,效果不错。电子管数量虽不少,但品种繁杂,很多不适于学生实习使用。大家对电子管十分爱护,很少发生粗心烧断灯丝的现象。

3.阻容元件是从旧机器上拆下来的,有固定的,有活动的,品种很多。学生装机后,拆下还可以使用,基本能满足需要。电专设立了材料室保管这些器材。这些器材除了装收发报机外,还装万用表。当时装机实习,使用多品种多规格的元件,学校费尽苦心从敌人旧器材中一点一点地收集,实在不容易。

4.蓄电池、干电池。蓄电池主要是硫酸蓄电池,有几个30AH和10AH的,还有少数碱蓄电池。作发射机使用的电源,是自制的两台整流器,还有一台日本汞弧整流器,自己配制硫酸液、蒸馏水,硫酸是从敌占区购买的。干电池有A电、B电,都是缴获物资。我还看到有日本1938年生产的空气电池,时过八九年,电压仍充足,用作A电。为了节省干电池,我们自己装置了整流器,平时用以代替干电池。

5.仪表。当时电专有:(1)示波器一台,用它观测50周交流电和调制波型,在当时是电专的高级仪表。新生入学,用它演示对学生启发不小。(2)多波段频率仪,可测试中频一直到短波,频率刻度很精细,灵敏度很高。还有几个普通吸收式波长表,用以测量学生装机的频率。(3)惠斯登电桥,经常用来测量自制万用表的自绕电阻值。(4)万用表、电压电流表,这是装机不可缺少的工具。

三、装机实习

学生在学习期间,都进行装机实习。当时学校十分重视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通过装机,使学生学会焊接、布线、整机结构、调试及检修方法。

收信机主要是高放再生放大式。工程班还要装超外差接收机,线路力求统一。由于阻容元件不规格,有时电子管型号也不尽相同,调试很困难,但也锻炼了动手能力及技术水平。

发射机基本是电子交连式,不用石英控制,输出管是6V6或6L6,要求学生学会测输出功率、波长及谐波功率。

机壳开始是木制的,后改作铝板。部分学生到阳泉兴隆工厂实习,那里要求按统一规格装机,学生在厂里还可以了解生产的一些情况。工厂的领导及工人的工作作风,对学生起了很好的教育作用。

四、科技活动

1.电专的郑还、陈平、虞征等在林爽的带领下,参加过晋察冀广播电台的建设工作,他们参加设计及施工。林爽、潘家晋同志曾经参加宁远堡10kW广播电台的运行检修工作,有些经验在建设电台中派上了用场。

此电台的末级输出是两个807管推挽,功率150W,采用石英振荡器,调幅制。主机和播音室在山下,天线在山上。电台功率不算大,但系短波,据说在海外还收到过它的播音,音质不错。电源是用汽车机带动发电机,还曾设计用农民水磨的原理作水力发电,但因电压不稳未能投入使用。

2.电专对理论联系实际十分重视,不仅对学生如此,对教员也如此。我记得林天一同志耐心地把一根铝条敲成薄片,制成铝带微音器的振动薄膜,使一台缴获的废品恢复了功能。陈陵是一位能工巧匠,他看到农民的闹钟缺游丝,就用细钢丝做成游丝,把钟修好。王蕴文用很细的钢丝修复了电流表的线圈。他们都能在仪器缺乏的情况下,顺利地检修各种收信机,画制线路图,计算发射机的最佳工作点。

五、快活的学生生活

解放区的生活十分艰苦,吃、住都不如大城市。记得在阜平上下店时,我们三四个人挤在一张席大小的土炕上;吃的是小米,还混杂着石沙,但我们的生活又充满了欢乐。工作之余,虞征常常拉起小提琴,演奏舒伯特的优美曲子;陈平看英文小说入迷;有时我们把几个月的津贴都留起来,到城里去买白面、羊肉,包馅饼吃。没钱时,就谈论大城市的名点佳肴,叫“精神会餐”。住曲阳县时,驻地有一条溪流,我们经常在那里洗澡,冬天在冰冻的河旁打雁。

师生之间,同学之间,团结和睦,生活愉快。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