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四部分 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时期
2015-05-11 15:30   审核人:

从电训队到华北军区电专

 

□许志俭

 

  【作者简介】许志俭,河北省定县人,1931年8月生。1946年9月参军。1949年5月毕业于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毕业后留校至今,历任见习助教、材料员、材料组长、助理员、副处长、调研员等职。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发动了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党中央在同年7月20日发出《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的动员令。我解放区军民英勇奋战,3个月就歼敌25个旅。在战火弥漫、对敌斗争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党中央仍然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1946年解放区工作方针》中特别提出:“……军事学校应继续办理,着重技术人才的训练。”根据这一精神,1946年7月,晋察冀军区派出电讯训练队队长周石夫等同志,到冀中根据地招收新生。

一、招收新生入学

当时我在高小读书。我的家乡定县,是国民党专署所在地,敌人十分猖狂,组织还乡团,抓村干部,杀共产党员。组织上为了保护我们这批青年党员,壮大解放军的力量,1946年8月,由校长动员报名参加了晋察冀军区电讯训练队,一同参军的有十几个同学。各地新生在河间县西北东董堤村进行了入伍教育,编成连、排、班。经过1个月的行军准备,9月下旬开始向晋察冀军区所在地张家口进发。路经肃宁、蠡县,到离铁路线很近的清苑县一个村庄扎营。由清苑县县大队为我们选好越过平汉路的地段,监视南北两个车站的岗楼,开出上下封锁沟的台阶,起掉沟里的地雷,并交代了夜过铁路的纪律:不准咳嗽、喧哗,不准抽烟,不准包白头巾,不准掉队等。约在晚上11点开始行军。走了约1个小时,到了铁路边。天黑路险,我们学员中有女同志,还有十五六岁的小同志,县大队的同志们站在封锁沟开出的台阶上,将每个人依次传递通过了封锁沟。过后,怕敌人尾追,一口气跑了10多里路,拂晓在铁路西的完县一个村庄住下。从完县向西行军,就进入了山区,从王虎岭过长城。9月底到达塞外的涞源县三甲村。

因为张家口于10月11日被敌人占领,晋察冀军区南撤,我们就在涞源停了下来,待命行动。为抓紧时机学习,进行了收发报代码的训练,大家情绪很高,到处是嘀哒嘀哒的发报声。当时的塞外已经很冷,军区后勤部队把缴获来的被服发给同学,每人棉被一床,国民党棉军衣一套,穿上后一副国民党俘虏军官像,大家都禁不住相对而笑。在三甲村初步整训后,对我们进行了文化测验,并根据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分别编成机务班、电话班、报务班和调配班。我被编在机务班,成为晋察冀军区电讯训练队第八期学员。

二、转移到阜平县上、下店在三甲村住了1个月,因为发现国民党企图从大同、保定两面夹击我晋察冀军区,电讯队奉命于10月底连夜出发,急行军经插箭岭、走马驿、倒马关到达河北阜平县西南的上店、下店和张家湾。

阜平县是老解放区,虽然在抗日战争时期,遭受敌人“三光政策”的摧残,生活十分困难,但是老区人民把子弟兵当儿女看待,还千方百计地照顾我们。我们机务班住在下店村,该村只有十几户人家,要腾出50个男女同学的住房和课堂,确实非常困难。为了解决3位女同学的住房,房东小两口分居,儿子和老父亲住一屋,妹妹、媳妇和三位女同学合住一室。春节时,房东一家吃的还是小米饭,南瓜汤,部队伙食虽然也不好,初一还能吃上一顿饺子,我们就和房东合吃了这顿饭。老区人民热爱子弟兵,军民鱼水情,鼓舞着我们的学习热情,至今难以忘怀!

当时学习、生活的条件都很苦。教室是老乡腾出的羊圈,积粪一尺多厚,同学们一齐动手挖出粪土,垒起石头垛,借些木板搭成桌凳。教室没有火炉,教员的手冻得肿起很高,仍坚持上课。我们十几个男同学,挤在一间大约15平方米的房内,自己上山打草铺在地上,盖上一张席子,就是床铺。教员睡在牲口房里,算是照顾。吃的是小米饭,粮食是利用星期天,翻山越岭到几十里外粮库背来的。没有口袋,就用自己的裤子,装上粮食,放在脖子上背回来。尽管如此,大家精神上很愉快,学习劲头很高。因为有一个崇高的革命信念:学好本领上前线,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三、成立晋察冀军区电讯工程学校

1947年1月下旬,我军解放了望都、定县、新乐等县城。使冀西、冀中解放区连成了一片,为办学提供了较好的条件。为适应华北全境解放急需人才的局势,晋察冀军区决定以我们电讯队第八期教学员为基础,扩建为晋察冀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还成立了工程班,有20余人。3月,学校迁到了安国县庞各庄。

同年6月,驻保定的国民党军队进行垂死挣扎,向冀中一带骚扰,我们学校奉命迁到了曲阳县南水峪、北水峪村。7月,招收了一批新学员,成立了机务二班,其余编入报务队学习。8月,报务班、电话班毕业,奔赴解放区各个战场。有20几名毕业生留校,成立了高级报务班,继续学习。

当时实验设备很困难,主要是缴获的战利品。记得1947年10月,清风店战役中,击落了一架敌机,学校派干部和我们班的一位同学,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拆卸飞机上的通信器材,运回来作实验设备。

1948年春节过后,学校又由曲阳县迁到了获鹿县的大李庄。为活跃部队文化生活,密切军民关系,学校成立了业余文工团,排练了较大型的河北梆子《不要杀他》和京剧《打渔杀家》,还从基层班队挑选了优秀节目,如我们机务班的话剧《王秀鸾》,报务队的《赤叶河》等,先在学校驻地大李庄演了两晚上,后到获鹿县城演出,还到沙河华北军区通讯联络处演过两个晚上。每场演出都受到热烈欢迎,观众踊跃,博得长时间的掌声。

四、成立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

解放战争迅速向前发展,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相继解放了石家庄、运城、临汾等城市,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了一片。1948年5月,中央决定将两大区合并,组成华北局、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及华北军区。华北军区成立后,决定以晋察冀电专为基础,将晋冀鲁豫通校、机务队、参训队、工委通讯队、气象队等与之合并,成立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这是解放区最大的一所培养无线电通信人才的学校。5月12日在大李庄召开了成立大会,全校师生1500余人参加。同时举办了学习成绩展览、球类比赛和文艺活动,历时3天,盛况空前。

学校成立不久,发生了一件令人悲痛的事情。我队上士杨鹤为同志,为中秋节改善伙食,到石家庄采办食品,当他推着独轮车回来时,遇到敌机轰炸,不幸中弹牺牲。这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为革命历尽艰辛,却在胜利的曙光已经来临之际牺牲了。

1948年10月下旬,北平国民党军队企图集中兵力偷袭石家庄,作最后的挣扎,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学校奉命转移。10月30日,全校人员离开大李庄,大部分人员向赞皇转移,我们机务班的任务是押运器材,向阳泉转移。同学们抬的抬,背的背,将器材运到获鹿火车站,装了一节车皮。途中曾遭敌机尾追。次日中午到达阳泉时,敌机又来袭扰,我们冒着敌机的扫射,将器材抢运到阳泉市西南约10华里的王家峪。连续三天三夜搬运器材,不能睡觉,吃不好饭,直到把全部器材搬进王家峪的一个几十米深的窑洞内,我们才松了一口气,好好睡了一觉。

在阳泉住了不到10天,敌人偷袭石家庄的企图被粉碎,我们又回到了大李庄。11月17日全校复课。

学校很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基本课程学完后,我们机务班于1949年3月,到阳泉市王家峪华北军区通联处兴隆工厂工艺训练班进行装机实习,每人装一部超短波直流收发报机。装机期间,通联处王士光副处长和我们一起到野外进行调试,了解这批电台的性能。据说是为南下部队装配的,质量要求很严,大家感到任务光荣,情绪特别高,加班加点地完成了任务。

实习完成后,1949年5月19日,我们就在阳泉王家峪宣布毕业并进行分配,有的到工厂,有的到部队,我和其他5个同学留校工作。

回校不久,军委命令,以华北电专为基础,扩大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校址设在察哈尔省张家口市。1949年7月11日,因平汉路还没修通,我们由获鹿乘火车绕道石家庄、德州、天津、北京到达张家口,参加筹建工作。从此,华北电专随着革命战争的胜利,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更高的阶段,由大专性质的学校,开始向正规大学前进,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