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六部分 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通信学院、通信兵学院时期
2015-05-07 15:40   审核人:

回忆彭总来院视察

 

□吴培业

  【作者简介】吴培业,1925年生,河北省晋县人。1938年入伍。历任宣传员、报务员、报务主任。1946年参加“北平军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电台工作。1952年赴朝参加“朝中谈判代表团”电台工作。1954年任通信学院教员,1962年到通信总站任收信台主任、通信团副团长、通信工程指挥部副参谋长及副主任。

1957年初,我给彭总写过一封信,反映通信兵建设,特别是通信学院条件差、教学设备不足、营房破旧、经费开支不足等问题。我写信的主要出发点是请主管军队工作的彭总关心一下通信兵的建设,改善通信学院的办学条件,为培养更高质量的通信技术人才创造条件。另外,我觉得全军许多高校都比通信学院条件好,这样不仅影响教学工作也影响一部分人员的思想情绪。彭总一贯关心部队建设,对部下提出的意见也十分重视,所以我未和任何人交换意见就给彭总写了第一封信。

第一封信是从我个人角度提出问题,没有涉及任何领导,这封信彭总没有看到。事过几个月,我又写了第二封信,这封信言词上有些不妥之处,如有官僚主义不重视下级来信,不把给彭总的信交他亲阅……学院的问题要请彭总亲自来解决,王诤部长忙不一定来等等,其实我这两封信都没有告领导状的意思。

第二封信发出不久,彭总就到张家口视察工作来了。8月的一天我刚下班,学院通知我,彭总来院视察,要找我谈话,并叫我下午1点到沙河路二院(学院校舍的名称)去。当时我的心情很激动。一方面说明彭总看到了我的信,我应把问题实实在在向首长汇报,以解决学院建设中的困难;另一方面,彭总是国家的元帅,要接见我一个尉官,心里确实有些紧张。虽然抗战时在前线经常见到彭总,也知道他对下级平易近人,但从没有直接接触过。所以彭总接见,我没有什么压力感,反而感到自豪和幸福。

下午1点我到了二院。彭总、王诤部长还有65军首长刚刚吃完午饭。他们看到我也很惊奇:原来就是他给彭总写的信。彭总住在一间窄小的平房里,我到门口喊报告,按条令报告晋见词:“元帅同志,通信学院通信教员吴培业前来晋见,请指示。”彭总一面摆手叫我坐下,一面指着桌上的苹果叫我吃。我们坐得很近。彭总非常和蔼地说:“你寄的信我看过了,是你自己写的还是有人叫你写的?”我回答:“我写信没有人知道。”我接着说:“我没想到你这样快就到了学院。”

彭总说:“你写信叫我来,我能不来?你不叫王诤部长来,那怎么行,学院问题还是要他来解决么!”彭总还开玩笑地说:“告御状是要杀头的!”我接着说:“我第一封信没有提到任何人,因为没有回音,心里有点气,才写了第二封信,我不是告哪个人的状,主要是反映情况。”

彭总问我何时参军,何时入党,在哪工作的,我一一作了回答。当我说到1942年5月反扫荡时在前线跟彭总一块转移等情节时,彭总频频点头。

他接着问学院的情况,我将学院设备差、经费不足等等作了汇报,讲到学院编制时,我说学院应当按纵短的方式直插基层。彭总叫我把学院的编制表画出来,明天上午交给他,彭总的接见就结束了。我向他敬礼,他和我握手,我怀着愉快的心情,离开了这个极其普通又温暖的小平房。回到宿舍一看表,在彭总那里整整谈了两个小时。

为不误彭总第二天使用学院的编制表,我连夜将学院的编制用表格形式画了出来,第二天早饭前送到彭总住处。后来知道,彭总在学院检查工作时,就使用这个表格。

彭总走后,黎东汉副院长问我给彭总写信的事,他说:“你事先和我研究一下,那样提出的问题可能会更全面一些,更有效一些。”作为教员,看问题的角度不全面,但当时我又不愿意叫任何人知道,何况院首长呢。

我给彭总写信以至使他来院视察,对于我是一次深刻的教育,彭总的接见,至今记忆犹新。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