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流金岁月  
第六部分 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通信学院、通信兵学院时期
2015-05-07 15:40   审核人:

我在西电执教四十年

 

□ 茅于宽

 

   【作者简介】茅于宽,江苏镇江人,1922年生于南京。1937年在西安西北临大附中(北师大抗战时内迁,在西安称西北临大)读书,1940年考入西南联大物理系,1944年毕业后在云南普洱磨里中学任教。1947年加入共产党,同年7月赴美留学与工作。1950年获硕士学位,同年5月回国,先后在沈阳、南京、北京工作。1955年调到张家口任教,曾一度调到重庆雷达学院,后又返回我校。曾任教研室主任、系主任、中国电子学会理事、天线学会主任、中国电子学会会士。

我的一生,有40多年是在学校度过的。回想起来,无论是在前20年政治运动的年月,还是在后20年改革开放的岁月,自己虽没有什么作为,随大流过来了,但总算问心无愧,自己的信念,没有动摇过。这不一定是因为我在政治上很强,也许是在学校环境中,风浪不大的缘故吧!回忆起往事,有几件事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学校在张家口时,经常有总部的首长来视察。1958年彭德怀元帅到学校来(当时都叫他彭老总),我向他提了一个要求增加教学设备的意见,不久,通信部王诤部长晚上到我宿舍来了解情况。他们回北京后,很快就将这种进口设备运到我们学校。他们重视教学的精神,他们对工作亲自过问认真负责的作风,使我永不能忘。

每次总部首长来,全校人员都要在大操场集合,听他们讲话。当时学校是军事院校,所以在首长开始讲话时,大家都要立正以示尊敬,首长都立刻说:“稍息!”大家就改变了立正姿势。有一次训练总监部长肖克来校视察,大家在大操场集合后,在他开始讲话时大家立正。为了检验学校训练水平及大家的身体素质,他没有喊稍息就讲话,大家立正听他讲话。于是不久就有学生因立正过于紧张而晕倒被抬了下去。在立正半小时后,他才喊稍息。晕过去的全是新生,老学员都知道轮换将一条腿放松,这样就能经受住考验。

事物发展总是复杂的,在“左”的思潮的影响下,学校总是或多或少受到影响。1956年,学校召开过一次“教学讨论会”。会上,几位老同志对一些教员的某些观点作了尖锐批评。后来这些老同志在负责具体教学领导工作时,处处维护正常教学秩序,大力支持教员的工作与学习。他们不但自己重视教学,而且在各级领导层中,树立支持教员工作、关心教员生活、一切以教学为中心的风气。我想,这就是我们学校之所以能够保留下大批不断进取的教学骨干的原因。

在1966年以前,我这个专业教员,在讲课时不敢多用数学去推导,因为学生对一二年级所学的数学忘掉不少。但是在1977年,学校重新招收本科生以后,这种情况有了很大改变。虽然教学时间比过去少,但是学生们能很好地使用数学工具解决专业问题,这大约是改革开放给教员和学生的思想打开了禁锢的缘故。把改革开放这十几年和以往十几年相比,学校的变化是明显的。首先是学术思想活跃了,教学效果大为改观,参加科研的教员大大增加,没有人为制造的矛盾,没有影响人们积极性的那种压抑环境,大家处于各自发挥所长的轻松活泼上进的环境之中。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流金岁月>>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