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从郁郁农田到校舍林立
2015-05-04 15:15   审核人:

■季振安

 

迁校西安不只是地理上的变迁,更重要的是学校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标志着学校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我个人经历了这一历史时期。

一九五六年四月份,我便衣来西安西北勘察设计院办事,那是我第一次来西安。塞北的张家口还未走出寒冷的冬季,而地处关中大地的古都西安却已是春意融融、生机盎然的春天了。因为不久的未来我将生活在这个城市,又因为我曾经工作多年的学校,其新校区即将大规模地动工兴建,所以那时的心情格外好,眼前充满了一种少有的新鲜感和期待感。

到西安之后,便投住在我校——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后更名为军事电信工程学院)西安办事处。办事处设在钟楼脚下,西大街东头路北的一个院落里,房屋及室内外设备都比较陈旧,呈古香古色。后来这个地方成为西安市文化局的驻地。办事处由时任院务部部长韩济同志率领,成员有邹青山组长以及数十名参谋、后勤管理人员及工程技术人员,还有一名干部带领的若干名战士组成的小分队,负责安全警卫工作。

趁工作之余的一个星期天,我急切地想看看我们未来的新校区,按照办事处同志所说的方位,在钟楼起始站乘公共汽车(那时的公共汽车为大车头、车身短矮、载客有限)出西门沿着护城河西岸向南,一路颠簸,尘土飞扬,车速缓慢,车身吱吱呀呀,好不容易才到达了终点站边家村。下车后,朝南望去,是一片辽阔的田野,弯曲的田埂杂草丛生,向南伸延的道路两旁没有建筑物,只有一些稀疏的小树,不规则地长在路边。为了走近路,我沿一条乡村小道,在白庙村街心穿过,继续朝西南方向走去,走近被灌木荒草覆盖的水渠,又穿过一座小桥,便看到了临时用篱笆围筑的隔墙,由近及远伸展,直到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可以断定,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新校址。

再沿着围墙西走,拐弯向南,看到一扇便门,实际上是可以敞开或关闭的豁口,有一名战士在站岗,说明来意之后,便被允许进入院内。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土地,去年农作物收割的痕迹依稀可见,无疑这里曾经是肥沃的农田。没有道路,也没有路标,我漫无边际地朝南偏东的方向走去,到近处才看到几间灰砖平房,孤零零地座落在那里,这是诺大新校区唯一的建筑。当时这座平房,是工地办公地点,后来是汽车队所在地。在这里,我见到了邰其渊、胡思秋、馀梅等同志,他们正在加班。打过招呼后,邰、胡仍伏案工作,而馀梅同志则陪我聊天,所谈的也主要是校舍建设情况。随后,在工地同志引领下,边走边介绍各类建筑物的方位及施工安排。当时在现场看到的只有主楼(即老大楼)刚开始破土动工,呈东西走向、纵横交错的地基已经挖开,其余建筑均未动工,也没有动工的迹象。不过,经过介绍和现场观察,对即将开工兴建的新校区,则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即使现场一片空旧,在心目中已然可以勾勒出一幅宏伟的蓝图,令人兴奋不已。

相隔两年之后,一九五八年七月,在校搬迁前夕,我去南京军区出差。那时张可曾副政委身患疾病要去北京协和医院治疗,虽有医务人员和警卫员照顾,为了保证首长的身体安全,领导亦命我随同护送。由于任务比较紧急,须按时赶到,在北京没有停留,便立即奔赴南京。完成工作任务,已是国庆节之后。

十月上旬,我直接回到西安,那时学校的搬迁工作已经全部结束。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火车到达西安是黎明时分,天色灰暗。当乘车到边家村时,再向南放眼望去,首先看到的是我校主楼,楼顶上的铁塔天线高高耸立,塔尖上的红星闪闪发光。这座雄伟的建筑,在刚刚起步发展的西安来说,格外引人瞩目。

进入校区,只见大操场周边楼宇林立,不同用途的建筑物错落有序地排列在各个部位。整个校区生气勃勃,一片兴旺,完全没有了两年前的茫漠景象。凌晨的校园,人们还在沉睡,按照总值班岗的指引,我只身沿着尚未铺好的道路,找到了政治部的单身宿舍,它位处校区东南角,排序为24号楼。我的住处在二楼一个约十二、三平方米的房间,近邻有井连庚、陈竹、高勤学、张减等同志,房子中间配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因为是新建楼,房间内还散发着潮气,家具也是新的,还带有很浓的油漆味。那时我的全部家当是一个行李卷和一只木箱。行李放在床上还没有打开,木箱则放在进门的墙角下,箱内主要是书籍,其他还有几套军装和常备的生活用品。上述我那简单的行囊、家什,是政治部的同志随迁校一并捎来西安的。

刚迁校西安不久,许多工作尚未就绪,工作十分繁忙,上班时紧张地工作,下班后也很少休息,晚上加班到夜里12点是常有的事,节假日也常常忙于工作。那时后勤工作做得不错,晚上加班后,可以到食堂随意吃到可口的夜餐,随到随做。管理和炊事人员对人热情,服务周到。我们政治部的同志从上到下,同志之间十分融洽,工作上互相帮助,生活上互相体贴,充满深厚的革命友谊。那时大家都很年轻,精力充沛,革命热情高,干劲足。业余时间很注重读书学习,以及同志之间的交谈和友好交往。当时有单身的同志,多数同志已成家,但家属、子女都没有随军。因为都是单身,即使工作到深夜回到宿舍,有时还挤出时间学习、阅读书报杂志,也有时大家聚在一起谈古论今,说笑趣闻逸事,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情绪。

作为军事技术高等学校,随着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办学水平不断提高,为保证以教学、科研为中心各项工作的顺利完成,我校政治机关和政工干部在党委领导下,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在这期间,虽有“左”的方面干扰,但主流是好的,我党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没有变。我在学校政治机关工作多年,其主要任职经历是青年干事、组织干事、宣传干事。干事工作的性质和职责主要是当好首长的参谋和助手。由于职责和分工的原因,当时我们工作重点是青年学员。多年的工作实践,使我悟出了一个道理,政治工作就是群众工作——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当好领导参谋和助手有一个基本功,那就是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掌握第一手材料,进行分析研究,不仅提出问题,而且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供领导参考。所以,那时除去机关从事必要的事务性工作和文字工作外,我们把主要精力和时间放在了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教学、科研第一线,进行调查研究,面对面地做群众思想工作。事务性工作和文字工作也是来自群众,并服务于群众。其工作方法,区别不同情况,有跑面,有蹲点,有下基层代职,以及确定联系单位等等。我们也很注重干部作风的培养,实事求是,平易近人,和群众打成一片,做群众的知心朋友,最重要的是不说空话,多办实事。现在回忆起来,有不少学员毕业后留校或离校,还长年保持着联系,见面时感到十分亲切。这些经历,事隔多年,当我担任了党的领导职务后都深感重要,十分宝贵,十分有用。

学校发展到今天,成为国内著名重点大学,即使在世界高等学府的行列中,亦不逊色。这个成就来之不易,它凝聚着几代人的心血和汗水。对此,应倍加珍惜,继续奋斗,攀登新的高峰。

来源:西电科大报 2008年12月20日 总第383期

关闭窗口
文章评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岁月如歌>>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