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电记忆人物访谈百名将星西电学人校史春秋校史研究影音档案留影存照史料捐赠我要留言
五十年前指挥系往事
2015-05-05 09:42   审核人:

■赵世昂

1958年春,我由本校调入指挥系五班(即第五期)学习,学制四年,刚进行了一个学期的学习,就遇到大搬迁,七月底课程结束,同学们都已放假回家,全班60多名同学,只留我一个人在校,随学院搬迁,八月中旬乘专列由张家口抵达西安。到达后看到雄伟的教学大楼和东西林立的宿舍楼群都已竣工,比起张家口那些破旧的军营式房宿,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但所有马路都尚未铺设,全部为泥土路,又遇连阴雨天,整个大院内泥泞不堪。校园正门(北门)外尚无通道,只有院西门(现实习工厂北侧围墙处)外一条土路(现白沙路)经白庙村通向去往市区的路,大院四周在茫茫农田与荒野包围之中,若大一个新建筑群,独立于西安西南郊,格外使人注目,故“西军电”这个名称,从迁来的第一天起,在西安已无人不晓。

暑假结束,同学们陆续到新校区报到,九月一日正式开课后,即投入到建校劳动中,首先清理楼前屋后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接着就是平整大操场,因为作为军事院校,每周一次不可缺少的“请军旗”和阅兵仪式,以及体育课、一部分军事课都需要在操场进行。当时的大操场是一片东高西低的荒草坡,夹杂着坑坑洼洼的小水坑。建筑单位正在赶铺马路,我们学员轮流平整操场,当时没有任何机械,只有铁镐、铁锹、架子车,把巨大的土石方从东边运到西边,再用石滚子压平。工具有限,各班学员轮流上阵,昼夜轮班,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将大操场反复填补,平整一新。我们班安排在晚自习之后,8时至10时。

50年过去了,现在看大操场,虽然已完全改变了土操场的模样,但还可看出原来荒草坡遗迹,东边的马路高于操场,西边的马路低于操场,这是由于先铺了马路,后平整操场遗留下的痕迹。

经过一段建校劳动,校园面貌逐渐有所改善,但到处裸露着的是黄土,没一棵树,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日,参与了拉树苗和挖树坑劳动,使校园内处处有了小树在成长,增加了不少绿色。50年代过去了,当时的小树苗早已长大,校园内绿意盎然,现在当我看到这些大树时,我在想,这不正和我们的学校一样吗?学校经过50年的发展建设,已由一个不大的工程技术学院成长为现在“根深叶茂”的一棵“参天大树”——一个多学科的全国重点大学。

50年前的西军电指挥系,是我军培养通信军官的最高学府,学员大都由军师以上指挥机关岗位上调来,他们年龄偏大(大多30岁以上),军衔级别高(多为营团级,大尉、少校以上),文化水平多数较低,专业技能欠缺,亟待提高。虽然当时肩上佩戴着肩章,但从入学那天起,即以一个兵的姿态对待自己,由宿舍去教室,从教室到食堂,我们都是列队集体行动,高唱“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同学之间也从不以军衔高低相比,学习中互帮互学,学习组长都是选举学习较好的同学担任,而不是论资排辈。为我们教授文化基础课和专业课的教师中除个别老教授外,多数为建国初期参军的青年知识分子,他(她)们年龄比学员小,军衔级别比学员低,但是我军官兵一贯有尊重知识、尊重人材的光荣传统和理念,使师生之间关系非常融洽,教师上课,学员起立致敬礼,课间休息师生互递烟茶,谈笑风生,亲如兄弟。

给我们教授军事课、地形学、实弹射击等课程的教师中,有一部分是解放战争中起义或被俘的国民党将校军官,他们已转变立场,成为革命阵营中的一员,运用所掌握的军事技能为我军服务,我们同样给予尊敬,曾经流传过的“手下败将”等歧视性语言,早已不复存在,对他们均以“××教员”称呼,不卑不亢,平等相待。

回想起搬迁时的1958年,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人民公社化运动在广大农村轰轰烈烈地开展,作为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必然给予支持和拥护,当时的支农劳动是重要的政治任务。1959年,关中地区夏粮呈现出一片丰收景象,到五月底,由于天气过热,小麦提前成熟,必须迅速抢收归仓,不然会造成麦粒自落,丰产不能丰收的结果,政府号召“虎口夺食”既要丰产,也要丰收。为支持人民公社运动,我们以实际行动,停课下乡,支援社员抢收小麦。我们班被分配到长安县皇甫公社贾里村大队,全班同学自带行李,集体行动,沿宵村小路(当时西万公路还未建)到达贾里村,受到社员热烈欢迎。头一顿饭,即和社员一起共享了一顿公共食堂“不要钱”的玉米糊。接着我们和社员混合编组,在社员带领下开始收割麦子,每天大约劳动十几个小时,晚间一般到12点以后才收工,体力消耗非常大,而伙食只能维持一天三顿玉米糊。几天之后,新收割的小麦已加工成面粉,伙食大为改善,每天四顿白面馍,(晚间12时以后加餐一顿),我最饿时,一顿吃了十个馒头(每个2两),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可能,可这是我记忆犹深的一件事,一点没有淡忘过,“一顿吃了2斤白面的馍”,没有一点夸大,而我还不是食量最大的人呢!这说明当时劳动强度之大,也体现了公共食堂的所谓“优越性”和“吃饭不要钱”,“放开肚皮吃”口号的兑现。

经过10多天的收割、碾场,麦粒入仓之后,我们才有时间,跳进贾里村南部不远的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个凉水澡,然后在社员们一片欢送声中,踏上返校之路。这真是一次难忘的支农劳动,也是一次特殊年代的特殊经历。一晃过了50年,至今难以忘怀。

来源:西电科大报 2008年12月20日 总第383期

关闭窗口
文章评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当前位置: 首页>>永不消逝的电波>>校史春秋>>岁月如歌>>正文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